从欧洲现代派到中国意境——再看林风眠艺术中的形式语言

阅读 10708-24 09:22

林风眠曾在一篇小文《我的兴趣》中以一种随性的笔调写道:

 

一方面在课内画着所谓“西洋画”,一方面在课外也画着我心目中的中国画,这就在中西之间,使我发生了这样一种兴趣:绘画在诸般艺术中的地位,不过是用色彩同线条表现而纯粹用视觉感得的艺术而已,普通所谓“中国画”同“西洋画”者,在如是想法之下还不是全没有区别的东西吗?

 

林风眠一生重要的文献颇多,然而这篇小文却尤为流露出作者的心迹。林风眠认为中西艺术的本质是相同的,中西艺术的融合不仅是合理的,而且也是自然的。在中国艺术史上,不同文化的融合并不鲜见,而“中西融合”也是20世纪世界艺术发展潮流中的一种。看似“自然而然”的中西艺术融合却凝聚着艺术家们的汗水与心血,这也是林风眠一生的艺术理想,他为之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和巨大的牺牲。

 

中西融合有许多不同的道路可以走,然而林风眠却从一开始就选了一条不太好走的路。不论是对西方现代艺术的研究还是对中国艺术意境的探索,这两点都太远离人间烟火,要将二者结合且臻于至美,谈何容易。林风眠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生很容易让人以“知人论世”的方式阐释其作品,但谈及作品本身却往往比较踟蹰。林风眠究竟是怎样“中西融合”的呢?这位注重艺术形式研究、探索艺术语言表达、希望能够中西合璧的艺术家,其作品本身留给我们的思考其实更为丰富。

 

2.jpg

林风眠在巴黎高等美术学院 1972年


一、欧洲现代艺术对林风眠的影响

 

林风眠固然看重西方绘画中的写实观念和技巧。他曾说过,“我认为学习绘画的都必须先学素描,三年以后再选专业”,“而画画,我看还是由素描开始再用毛笔啰”。从这些言语和主张之中我们可以看到林风眠对于西方绘画造型基本功的重视。

 

8.jpg

林风眠 《蓝色花》 66cm×67cm 纸本设色 1964年 上海中国画院藏


然而艺术的精髓却在于它的创造性。林风眠不仅对西方现代艺术潜心研究而且从中发展出自己的艺术语言,并在个人艺术创作中进行反复探索。林风眠在台湾被问及:“请问在西方画家中,哪几位是您所最欣赏的?”他回答说:“我欣赏的画家各时代都不同,例如文艺复兴时期,我喜欢米开朗琪罗、拉斐尔的东西,印象派的凡·高、高更我也很喜欢,还有莫迪里阿尼等。现代的,我喜欢马蒂斯、毕加索、达利、康定斯基等。”林风眠的尝试是非常多元的,例如在他的一些花卉和风景作品中总让人联想到印象派的笔触,但显然印象派之后的欧洲现代派对他的绘画影响还是最大的,其中主要有野兽派、立体主义、表现主义、原始主义等。


7.jpg

林风眠 《春天》 66.5cm×67cm 纸本设色 20世纪40年代 上海中国画院藏

 

(一)野兽派对林风眠的影响

 

野兽派是解读林风眠艺术语言的一把钥匙。虽然马蒂斯的“东方”并不完全指的是中国,但是他对于东方艺术的关注与林风眠对西方现代艺术的关注让两人的目光在一定程度上交汇了,就仿佛站在桥两头的两个人一起走到了桥的中间。马蒂斯说“我梦寐以求的是一种协调、纯粹而又宁静的艺术情调”,而林风眠的作品也存在这样协调、纯粹而又宁静的艺术氛围。林风眠也曾说过:

 

我们应承认,他的色彩之价值,实在是无比的。马蒂斯是一个伟大的和谐者,且是今日画家中最“音乐的”一个,那是无疑的。

 

正如郎绍君在《慰藉人生的苦难》中评价林风眠的仕女图:“它有古典仕女的风韵,又有马蒂斯式的轻松优雅。”然而这些仕女图中那种淡淡的哀愁,似乎是马蒂斯绘画中没有的。马蒂斯笔下的女子形象是明亮的,但是林风眠笔下的女子形象如同云雾中的山峦,若即若离、若隐若现。这种情调似乎更加靠近莫迪里阿尼,这位巴黎画派艺术家笔下的女性形象往往流露出伤感的气息。苏立文先生对此曾经写道:

 

刘海粟也曾强调过同样的原则,但是比起刘海粟,林风眠对于西画的当代倾向更为敏感。他最服膺马蒂斯,马蒂斯不仅通过线条的韵律表达情感,使和谐的色彩与情感协调一致,而且还有一个非常中国化的观点,把画当成“温柔的抚慰”,视其为画家和观众愉悦的源泉。(但是,林风眠艺术中存在着这位法国大师作品中并不存在的阴郁的一面。)

 

1.jpg

莫迪里阿尼 《女像柱》 铅笔与蓝色蜡笔画于纸上 1913—1914年 藏于沃尔萨尔新博物馆

3.jpg

林风眠 《思念》 68cm×66cm 纸本设色 20世纪50年代 上海中国画院藏


在林风眠仕女画的背景中总有一块矩形的构成,这个长方形似乎是理性的存在。它将前景中的仕女置于一个形而上的、永恒的环境之中。这个方形可能是一块挂着的毯子、一长条墙面,或者仅仅就是一块颜色。林风眠用背景中的方形色彩来与前景中缥缈的仕女保持平衡,使二者构成一种柔和的对比。这种方形色块在马蒂斯的作品中也经常出现,往往表现为一个立起来的桌面或者是一扇窗户。

 

林风眠画中的仕女与马蒂斯画中的女子长得也十分相似,面部的刻画都是比较简约的,她们都有着细长的眼睛和细长的眉毛。例如马蒂斯的《音乐课》与林风眠20世纪60年代创作的《琵琶仕女》确有几分肖似,不仅眉目、神态很像,连坐姿也近似。这种盘腿的坐姿在西方现代艺术中更加常见,在佛教绘画中也不少,是一种非常放松而自在的姿势。

 

4.jpg

林风眠 《琵琶仕女》 66cm×68cm 纸本设色 20世纪60年代 中华艺术宫藏

6.jpg

亨利·马蒂斯 《音乐课》 115.25cm×115.25cm 布面油画 1939年 藏于阿尔布赖特-克诺克斯艺术博物馆


林风眠的仕女绘画作品也明显受到了传统中国画的影响,但并未局限于张萱、周昉等人的仕女画,而是一种更广泛的文化熏陶。林风眠喜欢宋瓷,并从中汲取灵感。在谈及仕女题材的绘画时,他说:

 

我的仕女画最主要是接受来自中国的陶瓷艺术,我喜欢唐宋的陶瓷,尤其是宋瓷,受官窑、龙泉窑那种透明、颜色影响,我用这种东西的一种灵感、技术放在画里。

 

林风眠最终创造了一种如宋瓷一般空灵、清雅的仕女画,他将勾线隐藏在模糊的边界之下,造成一种花非花、雾非雾的效果,在西方的形式中融入了自己的东方精神。



(文章为节选,欢迎订购《中国美术》阅读全文)



(文:周蓉)

原载于《中国美术》2017年第3期


1点赞

3人打赏
×
1元 5元 10元 20元
其他金额
余额(¥)
微信支付
最新评论
暂未有人评论,快去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