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坐标:通往而立之年的艺术家——拉斐尔的圆满(上)

阅读 8208-29 02:57

拉斐尔 《自画像》(约23岁) 木版油画 1506年.png

拉斐尔 《自画像》(约23岁) 45cm×33cm 木板油画 1506 年 意大利佛罗伦萨乌菲兹美术馆藏


引言


什么是完美的自由?法国先锋作家阿尔弗雷德·雅里(AlfredJarry)会“荒诞”地说,真正的自由就是拥有甘愿为奴的权利。在世俗社会中,自命清高者看似很潇洒,实则为自负所累,成为信条的奴仆。出世者颠倒幻想,试想肉身未灭,又试图抗拒与生俱来的欲望和情感,结果似乎违反了作为人的这一先决条件。人存在的本质是什么?自由的代价又是什么?现象学者会说,存在的介质是交流。存在主义学者会说,自由是一种绝对的存在,也许为了换取自由需要做出一些牺牲,但那是一种选择,人有绝对的选择自由。当人们通往而立之年的时候——过去的家庭体系逐渐消失,新的交流单位尚未稳固,这时对存在介质(交流方式)的选择可以对个体的存在产生深远的影响。是继续扩大交流,还是精简社交,或是维持不变,每个人都需要面临这样的选择。如果选择扩大交流,那么扩展的方式又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是自上而下,还是自下而上,又或是秉持中庸之道?扩大交流是否有尽头,什么样的存在才算得上圆满?


雅典学院 湿壁画 1510年 - 副本.png

拉斐尔 《雅典学院》 500cm×700cm  壁画 1511年 梵蒂冈签章室藏


月盈则亏,水满则溢,拉斐尔(1483—1520)被认为是古典主义的集大成者,也是文艺复兴典范的终结者。拉斐尔之后,无论是矫饰主义、巴洛克、洛可可都无法突破拉斐尔的完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RA)即以拉斐尔为纲。无论是米开朗琪罗艺术的张力,还是达·芬奇的瑰异都是天才神授,都不存在学习的逻辑,学习他们的艺术是不可以用结构法则来解释。只有平衡的拉斐尔才是最好的学习榜样,他构建的艺术似乎条理清晰,易于用语言来分析。拉斐尔的构图、色彩和刻画都达到了一个至高点,就像一个等边三角形,沉稳可靠。他与心猿意马的达·芬奇还有倔强的米开朗琪罗都不一样,他善于与人交往,一贯地得到艺术赞助人的青睐。达·芬奇需要在赞助人之间奔波,竭力证明自己多才多艺,而不只是一个画家,而实际上他成为了权贵的弄臣,最后像一尊吉祥物一样被法国国王供养。米开朗琪罗则会倔强地为创作自由而和教宗抗争,像熊熊烈火一般表现钢铁般的艺术意志。拉斐尔却显得平和稳重,他眉清目秀,秉性纯良,不愁锦衣玉食,不怕没有少男美女投怀送抱,求画的权贵们门庭若市,同行们也都乐意与拉斐尔交朋友,互相切磋技艺。作为尘世中的凡人,拉斐尔臻善臻美。通往而立之年的拉斐尔选择了追求永恒的完美,他博采众长,在罗马绘制了惊世骇俗的完美典范《雅典学院》,把欧洲文艺复兴推向了巅峰。他在《雅典学院》中所描绘的新柏拉图式的理想秩序承前启后地表现了一种永恒的智慧,文艺复兴盛期的英杰们也由于这幅画而熠熠生辉。达·芬奇、米开朗琪罗和拉斐尔三人都被这幅壁画永远铭记。这种完美可以被认为是一种圆满。


圣母玛利亚的婚礼 木版油画 1504年 - 副本.png

拉斐尔 《圣母玛利亚的婚礼》 170cm×117cm 木板油画 1504年 意大利米兰布雷拉画廊藏

 

完美的定义


《大艺术家传记》的作者瓦萨里最崇拜的艺术家是米开朗琪罗,不仅是因为米开朗琪罗是他的好友,也不仅是因为“文艺复兴艺术三杰”中米氏最长寿、最后去世,还因为米氏是土生土长的佛罗伦萨人。而拉斐尔出生在乌尔比诺(Urbino),位于佛罗伦萨之东。尽管如此,瓦萨里对拉斐尔评价极高。他说即使在拉斐尔之前,世界已经被米开朗琪罗征服,但上帝给予了拉斐尔最完美的一切:典雅、勤奋、美貌、谦逊以及让一切丑恶退避三舍的崇高人格。[1]似乎拉斐尔是上帝赐予人间的天使,当他的任务完成之后,上帝也就以圆满的方式带他离开了这个原本不属于他的世界。

 

他天赋异禀,21岁的他初出茅庐,便轻而易举地超越了他的老师——被后人尊为一代宗师的彼得罗·佩鲁吉诺(PietroPerugino,1446—1523)。然而拉斐尔知道,绘画界尚有两人需要学习和超越——达·芬奇和米开朗琪罗,于是从1504到1508年,他在佛罗伦萨居住和工作,如饥似渴地学习佛罗伦萨画派的精髓。在佛罗伦萨,他从达·芬奇的画作中(如《圣母子与圣安妮》等)学会了晕染法,这使得他处理肖像轮廓时更具有一种蒙眬的美感(如《草地上的圣母》)。而他从米开朗琪罗的雕塑中学到了人物解剖和肌理,这使得他所塑造的人物更具立体感。后来也有学者认为拉斐尔在佛罗伦萨期间,虽然在呈现人物和细节描绘上比之前大为进步,但他从佩鲁吉诺那里学得的平衡构图却有所退步。[2]

 

在后世眼中的拉斐尔被“完美”标签化了。实际上,拉斐尔和所有人一样,在幸福与不幸中成长。也许命运是不公平的,造物主会给予不同人不同的际遇,但每个人面对自身所在的境况都有一定的选择自由。拉斐尔8岁丧母,11岁丧父,叔叔成了他唯一的监护人,之后他就进入佩鲁吉诺的工作室系统地学习艺术。拉斐尔的父亲是乌尔比诺的宫廷画家,据瓦萨里说他只是二流画家,但是根据现在艺术史家的研究,拉斐尔的父亲是一位擅长诗歌的人文主义者,一位文人画家。他对拉斐尔的教育与拉斐尔文质彬彬的性格不无关系。拉斐尔从父母那儿得到的关爱要远比达·芬奇和米开朗琪罗多得多。达·芬奇的父亲虽然是佛罗伦萨的大律师,但他却是一个私生子,从小就不怎么受父亲待见;而米开朗琪罗与父亲的分歧就更严重了。然而,拉斐尔也是不幸的,因为关爱他的父母都过早地离开了他。所以,所谓的“完美”或是“幸福”都可以说是一种人生态度。如果积极地去面对挫折和困难,幸福也许会随之而来。佩鲁吉诺也对拉斐尔呵护有加,不因为徒弟的才能而心生妒忌,反而放手让徒弟自立门户,并会帮他介绍工作机会。

 

拉斐尔用了四年时间以外乡人的身份在佛罗伦萨也闯出了一片天地,然而25岁的他却面临着人生中最重要的抉择:离开佛罗伦萨去罗马。在通往而立之年的十字路口,拉斐尔决定接受挑战去罗马与达·芬奇和米开朗琪罗一较高下,问鼎天下第一的艺术家地位,以自己集大成者的特色给予艺术圆满的定义。

 

草地上的圣母 木版油画 1506年 - 副本.png

拉斐尔 《草地上的圣母》 113cm×88cm 混合媒介 1506年 奥地利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藏


达芬奇 圣母子与圣安妮 木版油画 1503年 - 副本.png

达芬奇 《圣母子与圣安妮》 168cm×112cm 木板油画 约1503年 法国卢浮宫藏

 

15世纪末的佛罗伦萨被法国军队侵略,美第奇家族被赶跑,多明我会修士萨佛纳罗拉(Savonarola)认为艺术是“欲望和虚荣”的象征,于是大批艺术品遭到毁坏。这位僧侣给佛罗伦萨带来了末世观念:在1500年,上帝将会给出审判,道德败坏者将得到惩戒。大多佛罗伦萨人认为法军所带来的灾难正是美第奇统治时期倡导的“享乐主义”导致的,因此清心寡欲、重塑道德是救赎之策。一向以唯美画风著称的波蒂切利甚至亲自焚毁自己的画作以期得到神的再次眷顾。美第奇家族要到1512年才再次卷土重来,回到佛罗伦萨。但此时的佛罗伦萨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艺术中心了,其经济和政治都遭到了极大的破坏,美第奇家族的靠山是1513年当选教宗的利奥十世(Leo X)。利奥十世是“华丽而伟大”的洛伦佐·美第奇次子,在他任期内,达·芬奇、米开朗琪罗、拉斐尔都聚集在了罗马,这标志着罗马完全取代佛罗伦萨,成为了文艺复兴的中心。

 

巴尔托罗密欧修士 《萨佛纳罗拉肖像》 47cm×31cm 木板油画 约1497—1498 年.png

巴尔托罗密欧修士 《萨佛纳罗拉肖像》 47cm×31cm 木板油画 约1497 - 1498年 意大利佛罗伦萨圣马可美术馆藏

 

推荐拉斐尔到梵蒂冈工作的是教宗尤里乌斯二世(Julius II)的御用建筑师伯拉孟特(Donato Bramante,出现于拉斐尔《雅典学院》局部),据说他是拉斐尔的远亲。1508年,25岁的拉斐尔离开佛罗伦萨来到罗马,得到了罗马首富奥古斯提诺·基吉(Agostino Chigi)的青睐,在这里拉斐尔得到了他在佛罗伦萨无法得到的机会——绘制大型壁画作品。[3]在尤里乌斯之前两位教宗西科斯图斯四世(Sixus IV)和亚历山大六世(Alexander VI)都为教宗国的扩张奠定了基础。在一番政治博弈后,教宗国在意大利的影响力越来越大,米兰、威尼斯和佛罗伦萨都无法与之匹敌。尤里乌斯二世是有名的战斗教宗,他怂恿法国入侵意大利,试图推翻他的敌人亚历山大六世。在他被选任教宗以后,又拉拢之前的敌人威尼斯,以驱逐野蛮的“高卢人”为名,提出了意大利文明的独立与统一。在他的构想中,他既是世界的宗教领袖,又是世俗世界的最高统治者凯撒。尤里乌斯这个名号有着特殊含义,因为这是罗马帝国奠基者凯撒的名字。

 

拉斐尔虽然有着自幼父母双亡的不幸,但由于他随和的性格和高超的技艺,他人生中处处遇到贵人,在一系列的机缘巧合之下,他得到了当时最有影响力的赞助人的青睐。尤利乌斯二世曾长期在佩鲁贾地区接受方济各会的教育,这使得他对佩鲁贾画派的那种平衡式的风格抱有好感。拉斐尔在佩鲁吉诺那里得到了扎实的训练,青出于蓝的是,拉斐尔不会像老师那样重复使用过去的粉本,他一直在探索新的道路。佛罗伦萨的学习,拓展了他的视野。在罗马他也在不断学习,同时还保持了佩鲁贾画派的构架。可以说拉斐尔的艺术是不断“进化”的。

 

拉斐尔 《教宗利奥十世和他的表亲》 154cm×119cm 木板油画 1518-1519 年.png

拉斐尔 《教宗利奥十世和他的表亲》 154cm×119cm 木板油画 1518 - 1519年 意大利佛罗伦萨乌菲兹美术馆藏


教宗尤里乌斯二世 木版油画 1511年 - 副本.png

拉斐尔 《教宗尤利乌斯二世》 108.7cm×81cm 木板油画 1511年 英国国立画廊藏

 

尤里乌斯二世痛恨前任亚历山大六世的寓所,于是搬到了波齐亚房间楼上的“签章室”(StanzadellaSegnatura)。伯拉孟特推荐拉斐尔来装饰这间教宗的私密场所。27岁的拉斐尔就在这里完成了他的不朽名著《雅典学院》,这是他职业生涯的巅峰。《雅典学院》是文艺复兴最具象征性的画作,充分体现了文艺复兴的特质:崇尚人性;恢复古希腊、罗马的辉煌文明;使欧洲文明推陈出新,实现重生。在《雅典学院》之后,拉斐尔才真正成为“文艺复兴艺术三杰”之一,成为古典绘画大师第一人。《雅典学院》比《最后的晚餐》还有《西斯廷穹顶壁画》在内容和形式上更完美。因为《最后的晚餐》虽然在形式上达成了一种透视的平衡,画面中的人物表现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西斯廷穹顶壁画》包揽了《圣经》中《新约》和《旧约》的内容,人物的表现自然健硕,但是两者仍然属于宗教画范畴,并没有脱离中世纪以来欧洲大型艺术的内容限制。《雅典学院》却真正体现了脱离神而存在的人的理想国,从视觉上充分体现了“华丽而伟大”的洛伦佐所倡导的新柏拉图主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雅典学院》所塑造的既是古典时代也是新的时代,它的完美是基于对中世纪绘画标准的偏移。作为时间的桥梁,它把古罗马和文艺复兴的罗马联系在了一起,再次定义了永恒之城。它的出现使得时代忘记了那个在中世纪颓废的罗马,文艺复兴的罗马再次成为了世界和文明的中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Giorgio Vasari, 1965, Lives of the Artists, Vol. 1, trans by George Bull, London: Penguin, p. 284.

[2] EugèneMüntz, 2014, Raphael, New York: Parkstone International.

[3] Sheryl E. Reiss, 2005“, Raphael and His Patron: From the Court of Urbino to the Curia and Rome”, 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Raphael, ed by Marcia B. Hall,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p. 50.



(文章为节选,欢迎订购《中国美术》阅读全文)



(文:龚之允

原载于《中国美术》2018年第1期


0点赞

3人打赏
×
1元 5元 10元 20元
其他金额
余额(¥)
微信支付
最新评论
暂未有人评论,快去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