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的家世、生平与金石学贡献

阅读 141606-12 11:00

黄易是清代著名金石学家、书画篆刻家,其学术和艺术成就与其家世渊源有着深刻联系。笔者对黄易家世进行细致研究,梳理出黄易家族关系简表,因篇幅所限,本篇主要呈现其家学渊源;对黄易的相关史料进行综合考辨,从社会学与网络论的视角对其生平、经历、交游进行全面勾勒;从金石鉴藏、搜访、保护、著述、交流五个方面对其金石学贡献进行重估。力图将黄易的金石学活动和贡献置于清代学术史的背景下进行审视和评价,并以新的证据对既往黄易研究中存在的错误认识和观点进行辨析。

 

一、黄易的家世 

 朱琪01.jpg

钱塘黄氏家世图

 

(一)黄易的父母

从现存文献考察,黄氏一脉可溯源至洪武初年,其先人(福寿公)本为匠作艺人,自江夏徙钱塘左桥里。


黄易的父亲黄树穀(1700—1751),字培之,号松石,一号楷瘿,又号黄山、佛国山人。殁后友人和弟子私谥“端孝”,故世称“端孝先生”……


对黄易的人生经历影响重大的还有其母梁瑛。梁瑛是杭州著名的闺秀才女,诗、古文皆精通,兼擅绘事,今日犹得见其所绘观音像……乾隆六十年(1795)闰二月,梁瑛在山东济宁去世,黄易亲运其柩归杭州,与黄树穀合葬于上泥桥。因母亲以梅为号,毕生爱梅咏梅,故黄易诗中有“不看梅花不出游”之句以志哀伤之情。

 朱琪02.jpg

清 吴俊 《黄易像》扇 1777 年 故宫博物院藏

 

(二)黄易的兄弟

黄树穀与梁瑛育有四子:黄庭、黄经、黄易、黄童,另有一子黄芝早夭。黄易幼年丧父,受伯兄黄庭影响最多,感情也最深。


黄庭(1729—约1780),字梦珠,号宝田。国学生。著有《蔗余集》《绿萍集》。黄庭诗才很高,受家庭影响,很早就随父离家历练。20岁开始游幕四方,客鲁、楚、扬州、吴门。乾隆二十九年(1764),因事遭到牵连,被谪戍塞外轮台,生活非常艰苦。黄易也一直没有放弃过运用各种方法营救伯兄,他通过各种渠道募集资财,为黄庭纳锾赎罪。乾隆四十五年(1780),黄庭在即将被蒙恩放还之际卒于塞外,最终未能与黄易握手重聚。黄易在汪楍、江昉等人帮助下,遣干仆将黄庭及其妾棺柩运回杭州归葬。

 朱琪03.jpg

黄易隶书刻石拓片 浙江省图书馆藏

 

(三)黄易的子息

黄易有妻妾二人,元配陈氏,侧室项氏。项氏为黄易育有二子二女,长子黄元长,次子黄元礼,长女黄润(字芳六)。黄元长官南河主簿,娶陕西道御史潘庭筠之女;黄元礼幼业儒,娶福山县典史王元浩女;长女黄润适济宁兵部职方司郎中李大峻(此山)。又有孙一,名黄珍,深得黄易宠爱。


黄润秉承家学,亦能诗文,为李大峻育六子,皆有所成。嘉庆七年(1802),黄润与长兄黄元长一道整理抄录黄易生前所留诗词、题跋,集为《秋盦诗草》《秋盦词草》《秋盦题跋》,黄润作序,黄元长题识。可惜的是,子孙未能继承黄易的金石爱好,其生前所搜集之金石碑版,在他去世后几乎散佚殆尽,其中多为山东李氏所得。后来曾官东河同知的庄缙度不无遗憾地说:“司马(黄易)物故,其子孙不能守其业,所藏珍品皆如银杯羽化。”黄易在济宁居官日久,其后人也多定居于此,道咸之间,时有金石收藏家来此间寻访黄易后人以期有所收获,然已难觅踪影。翁同龢曾在一则题跋中说“小松官东河久,其后人多在济宁……余数过济宁访黄氏子孙不可得”,足证黄易后人在济宁的衰没。

 朱琪04.jpg

清 黄易 隶书《南池诗》扇面 故宫博物院藏

 

二、黄易生平

 

乾隆九年(1744)十月十九日,黄易出生在钱塘湖墅,在家中排行第三,在家族排行中行第九,所以朋友又常称其为“黄九”。乾隆十五至十六年(1750—1751),黄易的次兄黄经与父亲黄树穀相继去世,父亲去世时黄易年仅八岁。受家学影响,黄易自幼喜爱书法,尤其长于篆隶,13岁所作篆书《云松巢志》就已被摹刻上石。因为生活困顿,乾隆二十三年(1758),15岁的黄易就随伯兄黄庭幕游楚北历练,这也是他游幕生活的开端。在这一段时间里,他的篆刻、书法、绘画都取得很大的进步。乾隆二十九年(1764),黄庭因事所累被遣塞外轮台,黄易只得旋里负米养母。自这一年开始,黄易“馆固安三年、武冈五年、佐直隶方伯郑公,由伍祐场历清苑者四年”。


乾隆三十年(1765)春,22岁的黄易自杭州就馆北直隶郑制锦处。黄易作为郑制锦幕宾,跟随他到扬州、淮安、盐城一带周游,也因此结识了不少书画家和盐商朋友,如江昉、汪楍、罗聘。在这段时间里,他看到了丰富的收藏,眼界逐渐开阔,特别对金石碑版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乾隆三十九年(1774)秋,黄易于元氏县中访得《汉祀三公山碑》,谋于县令王治岐移置县城龙化寺。自此之后,每到一地,黄易必访古寻碑。黄易秉承家学,精究河防事宜,佐治州境辄有能声。豫工例、川运例开后,乾隆四十二年(1777),郑制锦等为黄易报捐,筮仕东河。此后补主簿,自商邱迁阳谷,擢武城丞、东平州判。是年七月,黄易入都等候派遣,在京城结识了翁方纲、朱筠、张埙、宋葆淳、孔继涵等人,他们以翁方纲为中心,时常雅集,鉴赏讨论碑帖书画。黄易尤其与翁方纲结下深厚的友谊,之后信札往还,研讨金石碑刻二十余年不辍。十月,黄易将离京之官,旧雨新知皆赋诗送行,翁方纲题送黄易诗册首曰“金石盟言”。居留京城的三个月,对黄易以后的仕途与学术成就影响极大。


朱琪05-1.jpg

朱琪05-2.jpg

朱琪05-3.jpg

清 黄易 《诗书画合卷》 故宫博物院藏

 

黄树穀生前撰有《河防私议》一书,黄易以此入手,取其法,悉心讲求,用于实践。乾隆四十三年(1778)春,黄易在山东济宁任上佐理河防,河南山东河道总督姚立德亦为雅士,颇为器重黄易的才华。在山东,黄易与同有金石之好的李东琪、李克正等人相互切磋,又广泛在治境之内搜访古碑,收藏日丰。四十五年(1780)、四十九年(1784)两遇乾隆皇帝南巡回銮经运河,以办差无误,晋秩别驾,由卫粮调补河权下南同知。乾隆五十年(1785),毕沅出任河南巡抚,毕沅幕僚中有大量雅嗜金石之士,由于地理位置相临近,黄易与他们的金石交流日益频繁。乾隆五十一年(1786)八月,黄易于嘉祥紫云山访得汉建和元年(147)《敦煌长史武君之碑》,后又陆续访得武氏石阙铭、武氏祠阙画像题字甚多。次年六月, 经黄易首倡,天下好古之士醵资于紫云山就地重修武氏祠。同年冬,浙江粮艘十余帮阻冻于山东七级闸,舵下水手乏食,黄易力请借帑,活万余人性命。这两件事,可谓黄易生平两大善举……

 朱琪06.jpg

清 黄易 《岱麓访碑图》册之《开元摩崖碑》及题跋

故宫博物院藏

 

嘉庆元年(1796)九十月间,黄易携拓工二人,赴嵩山、洛阳一带访碑,作《嵩洛访碑日记》与《嵩洛访碑图》册。嘉庆二年(1797)正月至二月,黄易又携女婿李大峻访岱,登顶遍拓诸碑并记有访碑日记,归而作《岱麓访碑图》册。服阕,黄易借补捕河。嘉庆三年(1798)冬,黄易在南旺感寒湿疾,此后数年中日益加剧,然未尝一日在告。嘉庆四年(1799)十一月,大学士庆桂举荐黄易题补运河同知,六年(1801)护运河道。嘉庆七年(1802)春,黄易在南旺所感寒湿疾顿剧,二月二十日,黄易致信故交陈灿,尚有“贱体尚好”之语,二月二十三日,即溘逝于济宁任上,享年59岁。嘉庆八年(1803),长子黄元长载柩归里,十一月朔安葬在杭州西马塍上泥桥北东岸之原,并请潘庭筠为撰《山东兖州府运河同知钱唐黄君墓志铭》。

 朱琪07 黄易手札.jpg

清 黄易 《手札》 中国国家图书馆藏

 

根据挚友翁方纲与潘庭筠的相关记述,黄易性孝友,伯兄黄庭远戍塞外,事嫂谨,抚慰子女有恩,婚嫁以礼。又为季弟黄童婚娶,聚居官署,怡怡然十余年。为人诚信重然诺,戚友过山东者必留款尽欢,乡人流寓无归者周恤之。黄易逝世后诰授奉政大夫,元配陈氏封宜人,侧室项氏以子贵,例封儒人。

 

三、黄易的金石学贡献

 

朱剑心在《金石学》一书中说:“金石文字,考古之重要资料也。金石之学,我国过去考古学之核心也。”金石学的作用有三:“考订,统经史小学而言;文章,重其原始体制;艺术,兼赅书画雕刻。”金石学肇始在汉,至宋达到极盛,元、明中衰,入清之后,海内渐定,群治朴学,考据学空前发达,讲求证据,作为寻求“证据”的工具——金石学,随之兴盛也就是必然了。


有清一代,不仅金石学著作汗牛充栋,金石家也不胜枚举,据陆和九统计,清代知名金石学家多达424人。清初有顾炎武、朱彝尊、黄宗羲等学者硕儒,至乾嘉时期更盛,如钱大昕、武亿、翁方纲、黄易、孙星衍、阮元、王昶等人都是其中翘楚。虽然他们各自侧重的研究方面不同,但正是这样一批金石学家,将这门学问加以细化,逐渐建构成清代金石学的庞大殿宇。黄易正是其中重要的人物之一,李玉棻将其与“嘉定钱(大昕)、大兴翁(方纲)、阳湖孙(星衍)、青浦王(昶)”并列为“金石五家”。有关他在乾嘉时期的金石学贡献,本文将从鉴藏、搜访、保护、著述、交流五个方面来论述。

 朱琪08.jpg

清拓武氏祠《孔子见老子画像》 黄易刻跋 故宫博物院藏

 

(一)鉴藏

在清代金石学家中,黄易是以收藏与鉴赏而著名的。受其父黄树穀金石收藏渊源的影响,黄易的鉴别能力自然出众。黄树穀性嗜古,虽然家资不丰,但酷好金石文字,即使幕游天下,颠沛流离,所到之处仍不忘搜访金石。在游历经过陕西扶风时,他勤访石刻,纂成《扶风县石刻记》……

 

(二)搜访

访碑,是金石学者亲身实践,参与到石刻发现或者原碑考察的过程之中,它比在书斋中观赏拓本更加具有直观性,可以更全面地考察石刻的情况。我们可以把“访碑”活动理解为两种不同的体现:一种是创获性的发现,比如某石刻早已湮没无闻,被再度发现;一种是亲履石刻所在之地进行考察或者是剔拓原碑。一些珍贵稀罕的碑刻,往往湮没于人迹罕至之处,搜访石刻,便成为一种带有考古性质的、独特的考察活动……

 朱琪09 古今金石联.jpg

清 黄易 隶书《古今金石七言联》 故宫博物院藏

 

(三)保护

古代碑刻,由于历来缺乏系统而持久的保护,损毁相当严重,又以体积庞大,难以迁移,尤难保藏。虽然历史上刻意加以保护者不乏其人,如宋代孙觉之守湖州建墨妙亭,赵抃有藏春轩,其他如洛阳存古阁,西安碑林等,然而今存完好者,只有西安碑林而已。叶昌炽曾说石刻有“七厄”,朱剑心概括为崩溺、迁徙、摧残、镵毁、妄刻、拓损、伪造、封禁八条……

 

(四)传播与著述

黄易的著述有《小蓬莱阁金石文字》、《小蓬莱阁金石目》、《黄小松先生嵩麓访碑记》(《嵩洛访碑日记》)、《岱岩访古日记》、《秋盦遗稿》、《秦汉魏六朝碑刻舆地考》(《小蓬莱剩稿》)、《黄小松辑释吉金拓本》、《丰润古鼎考》、《武林访碑录》等,又辑有《黄氏秦汉印谱》(《秦汉铜印》),自辑刻印为《种德堂集印》《黄小松印存》……

 朱琪10 嵩洛访碑图.jpg

清 黄易 《嵩洛访碑图》册之《香山》及题跋 故宫博物院藏

 

(五)交流

黄易在乾嘉时期的金石学领域享有极高的声誉,细究其原因,有这样两点尤其值得我们注意。首先,从社会学上来看,黄易的身份是政府官员,具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他可以凭借官场以及学术界的人际网络来进行金石碑拓的收藏和研究,这是普通的金石收藏家所无法企及的。其次,清代学人幕府对于当时的学术建设具有卓著的贡献,而黄易与乾嘉时期朱筠、毕沅、阮元三大学人幕府均有极为密切的联系。这种联系使黄易结识了大批社会名流和学者,建立起自己的关系网……

 

四、余论

 

梁启超在《清代学术概论》一书中评论:

 

金石学之在清代又彪然成一科学也。自顾炎武著《金石文字记》,实为斯学滥觞……顾、钱一派专务以金石为考证经史之资料,同时有黄宗羲一派,从此中研究文史义例……别有翁方纲、黄易一派,专讲鉴别,则其考证非以助经史矣。

 

在金石学史上,黄易的家庭背景、知识结构和经历注定他不是以一个汉学家的身份出现,而是以一个金石资料的搜访者、发现者、收藏者、整理者,以及一个慷慨的提供者出现。客观地说,虽然黄易的金石学研究总体还停留在鉴赏与收藏上,但是他并不像某些藏家把自己的藏品秘不示人,而是以一种开放性的姿态,通过广泛交流,在乾嘉时期聚拢了一大批金石学同好,共同进行学术研究和探讨。也正是这种收藏家与学者,金石学家与汉学家共同“疑义相析”的学术交流,成就了乾嘉金石学、考据学的极盛。黄易的金石发现与收藏,他的开放与交流,在清代学术史上自有其不可磨灭的贡献……

 朱琪11 品高兴在联.jpg

清 黄易 隶书《品高兴在七言联》 故宫博物院藏

 

(文章为节选,欢迎订购《中国美术》阅读全文)

 

(文:朱琪 南京晓庄学院美术学院)

原载于《中国美术》2018年第2期

编辑:章丹露



专题推荐(点击进入相关文章)

乾嘉小松 万代金石【编者按】

黄易的家世、生平与金石学贡献  朱琪

《黄小松辑释吉金拓本》综述  于芹

黄易笔下的文人书斋  秦明

黄易《嵩洛访碑图》中的嵩山历史建筑  宫嵩涛

黄易与邹城北朝佛教摩崖刻经  胡新立

0点赞

3人打赏
×
1元 5元 10元 20元
其他金额
余额(¥)
微信支付
最新评论
暂未有人评论,快去评论吧...